1. <label id="7koq3"></label>

        <big id="7koq3"><bdo id="7koq3"><tt id="7koq3"></tt></bdo></big>
      1. <meter id="7koq3"><delect id="7koq3"></delect></meter>
        1. <blockquote id="7koq3"></blockquote>
            <mark id="7koq3"></mark>
            <mark id="7koq3"></mark>

              2021年11月08日 星期一

              礦工父親(組詩)

              發布日期:2018-08-29 瀏覽次數:4196

              父親走在夜路上


              路上雪很深

              雪還緊下著


              母親和煨在鍋里的飯

              等待著


              父親走在夜路上


              電燈和火爐

              放射溫暖的陽光


              睡去的人

              夢見春天

              夢見路上飛揚的鳴鳥


              父親走在夜路上


              父親全身

              開滿了雪花冰花


              父親走在夜路上



              下班的父親

              眼瞼的煤灰沒有洗凈的父親

              坐在明亮的燈光下

              坐在燦爛的爐火旁

              大杯大杯地暢飲

              疲憊   在烈酒中消融


              父親結實魁偉的身材

              棱角分明的臉龐

              被燈光和火光藝術地放大


              在最寒冷的季節

              沐浴燈光

              被爐火照耀

              父親也從未講起過

              他與這光這火的許許多多動人的故事


              父親不認識夸父不認識普羅米修斯

              父親不懂得比喻和象征

              父親缺乏應有的聯想與想像


              年復一年   日復一日

              父親鏗鏘有力的足音

              從地面響到地心

              從地心響到地面


              在汗雨飄飛的季節

              父親   踩出一條閃光的道路



              最燦爛的火光

              是煤綻放的花朵


              在和平幸福的家園

              沐浴明亮的燈光

              被殷勤的爐火照耀

              人們盡情地暢飲   歡歌

              實施親吻


              ——此時   在深深的地層

              在淋漓的汗雨中

              父親正用力挖掘


              在閃爍搖曳的五彩燈光中

              在優美迷離的旋律中

              人們海闊天空地

              談論金錢和女人

              銷魂的舞步   在沉醉的夜晚

              劃出一道道弧形的浪漫


              ——此時   在深深的地層

              寡言的父親   代表光明

              正與危機四伏的巖層

              作不倦地抗爭


              最燦爛的火光

              是煤綻放的花朵

              ——誰曾從這綻放的花朵上

              看見過父親的面影

              ——誰曾從這綻放的花朵上

              看見偶爾有一道血光閃過



              父親的窯衣

              嵌進刷不掉的煤灰

              寫上洗不去的汗漬

              很   沉


              巷道的寒潮

              穿透父親的窯衣

              穿透父親的肌膚

              成為關節炎


              父親的窯衣

              是一面旗幟

              伴著鏗鏘的步伐

              執著地飄向火熱的煤壁


              父親的窯衣

              領過退休證

              被父親認真地洗過

              疊得整整齊齊

              深情地躺在父親的懷里


              父親說

              一晃就是三十五個春秋

              父親怎么也記不起

              這是第幾代窯衣


              足球直播